bijiandehuahen

脑洞中的坑2

     先公布上章①柱间②斑斑③扉间④刚要和柱间谈联姻的漩涡水户
     噗噗,在此声明,现在是柱斑建村时期,对想要看泉奈小天使的说声抱歉啦。好了,以下开始正文了——
    
     “大哥!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强压着自家兄长去和漩涡水户谈联姻一事却被突如其来的守卫队长打断,看着丢下自己未婚妻冲出去的兄长默默地咽下涌上喉咙的血(被气的)跟着兄长一起过来的千手二当家——千手扉间,却听到了这样的话!果然,宇智波是灾难的一族!
     “扉间呐,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啊。”被人称作忍界之神的千手柱间此时也很无奈。他根本不知道他和斑怎么会有孩子,还是两个!他和斑是挚友啊,怎么可能做这种事。(香奈:“渣男!”零:“香奈乖,父亲不要我们,我们还有papa呢。”柱间:〒▽〒)
     “…………”被震惊到了的斑。深深吸了口气,“柱间,够了,他们说什么你都信啊。”
     “千手族长,可以解释一下吗?”漩涡水户一脸笑意平静的看着柱间。当然,如果能忽视水户生后的黑气的话。对于一名女子来说,在马上嫁出去时突然听到了自家未婚夫出轨了,还是两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孩子,她表示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发现千手柱间原来是个大渣男呢!她嫁过去之后不就成了第三者吗!
      零看着眼前的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说实话,他是第一次看见这两个人,而对这两个人的了解是他从路上听说的。嗯,宇智波斑以残忍的杀戮,强大的实力被人叫做忍界修罗,千手柱间以宽厚的仁心,强大的实力被人叫做忍界之神。但是………现在现在他面前的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怎么看都不像听说中的那样啊。
     “唔,好吵啊。”就在零为这样的斑和柱间感到吃惊时,趴在他病床旁的妹妹香奈被他们的吵闹声吵醒。
     “香奈,你醒了。”零立刻撇开对斑和柱间的注意力看向香奈。
     “唔?哥哥?”香奈揉着睡迷糊而有些睁不开的眼睛发出疑问,“哥哥,他们是谁啊。”
     好可爱啊!我的妹妹就是这么可爱!零被刚睡醒的香奈萌了一脸血。“别揉,哥哥来。”说完轻轻拉开香奈的双手,举起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揉开香奈的眼睛。“黑长炸和黑长直这两位是我们的父母,白头发的是我们的叔叔,红头发的姐姐我不认识,不过根据前几天的了解应该是要和我们的父亲千手柱间大人结婚的漩涡水户大人。”
      “谁是你叔叔了/谁是你父母了/谁要和这个渣男结婚了。”三道不协和的声音在病房响起。
     “哼,两个弱小的孩子。”班抱着双臂看向零和香奈,“你们凭什么说你们是我和柱间的孩子。”尖锐的目光刺向零,听声音,刚才那些话是他说的。顿时周围的人停下争论看向他们,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这两个小孩说他们是柱间和斑的孩子。
     零深吸了一口气,他明白,如果不把话说清楚就凭那个白头发的叔叔的眼神他就能明白他和香奈的下场,就算他们是孩子估计也不怎么好过。“唔,怎么说呢,我和香奈确实是您和千手柱间大人的孩子,因为我和香奈是由您和千手柱间大人的细胞融合的产物。”
     “什么!大哥的细胞?!”千手扉间吃惊又恼怒道,“这怎么可能?!”先不说宇智波斑的细胞,就说说千手柱间的细胞。千手柱间是仙人体的拥有者,他的细胞是众多研究者的目标,所以千手扉间对他兄长的细胞外泄一再防范,甚至可以说千手扉间把所能学到的几乎都用在这上面,直到最近他终于认为可以了的时候有人告诉他,他兄长的细胞早就被不知名的人拿到手并且还和万恶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宇智波斑的细胞融合生成了两个孩子!千手扉间几乎是崩溃的。
     零淡然的看了看奔溃状的千手扉间继续说,“我知道你们可能不相信,毕竟宇智波斑大人和千手柱间大人的细胞很难弄到,但是很难弄到不代表不能弄到,我和香奈就是这个例子。如果你们还是不相信的话,我的身上有着千手柱间大人和宇智波斑大人的血继限界,我想这足以证明了。”说完,零闭上双眼,再次睁开的时候代表宇智波一族的血继限界——血轮眼出现在他的眼中,更是两勾玉的血轮眼!接着零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上出现的正是千手一族中唯有千手柱间所拥有的木遁!
     看着零展现了两族特有的血继限界所有人都深深地吸了口气,宇智波的血轮眼和千手的木遁现在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不管怎么样,都要把他带回族里!血继限界绝对不能外流!
     在斑还没说出口前千手扉间抢先一步,“既然你拥有千手一族的血继更是与我大哥一样稀少的木遁,你必须回我族。”
     “哼!他身上也有着宇智波一族的血继!”斑一口刺中千手扉间话中的弱点。
    柱间看着弟弟和挚友之间马上又要形成修罗场赶紧说,“斑斑斑斑,不如我们一起养吧。反正他都说是我们的孩……”
     “你是蠢货吗?柱间。/你是白痴吗?大哥。”斑和扉间异口同声道。
     “唔……扉间也就算了,连斑也……我这个人当的好失败啊”说完柱间就蹲下身来开始消沉起来。如果是平时斑肯定会心软,但是现在斑的注意力被零和香奈夺去了……
     “既然这两个孩子说他们是我的孩子,那么我就有权照顾。”宇智波斑看着千手扉间如此说道。
     “那也是我大哥的!”千手扉间毫不示弱的看向斑。
     漩涡水户什么话也没再说,只是背后散发着看不见的黑气,笑眯眯的看向消沉的柱间。
     柱间在水户诡异的笑容下迅速的解除了消沉模式,尴尬的笑起来,直冒冷汗。他想,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水户背后的黑气明白的告诉自己——渣男!去死!
     呜呜,斑,扉间,水户突然变得好恐怖啊,快来救命!柱间拼命的在心里大叫。
     可惜,柱间求救的两位此刻正在为零和香奈的归处谈判,对于他们来说这件事比柱间/大哥那点破事重要多了(真是可惜了,为我们的柱帝默哀三秒。)
     本来是病人修养的病房此时变得异常吵闹,零看下杀气直冒的宇智波斑又看下在宇智波斑杀气下不得不用查克拉抵抗的白毛叔叔(千手扉间:“谁是你叔叔了!还有不许叫我白毛!”零:“抱歉。”香奈:“欺负哥哥的都是坏人!哥哥,我不要去他哪里!”千手扉间:“…………”作者君:“自作自受-_-”)。张了张嘴,刚想说些话时,只听怀里的妹妹说了一句这间病房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话。
     “哥哥,那个漂亮的姐姐是我们的母亲吗?”
     ………………
     顿时,整个病房里静悄悄地。听到这句话的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
     夭寿了!竟然有人叫宇智波斑为母亲!

脑洞中的坑1

     漆黑的夜,满身是伤的男孩背着似是睡着的女孩一步一步艰难地走向了远处标有“木叶村”三个大字的大门。
     “香,香奈,坚持住。你可不能扔下哥哥自己一人先走了,我们马上就到了!再坚持一下!”男孩因为失血过多脸色显得苍白无比,但他仍然小心翼翼地护着背上的女孩,仿佛背上的女孩是他的唯一。而他背上的女孩随着男孩的步子,头一颠一颠的,似乎在说:“我不会扔下哥哥的。”
     时间渐渐过去,男孩终于在大门关上之前赶到了木叶村村门口不远处,但仍然不够。
     “请,请等一下!”男孩望着即将关上的大门急得大叫。他必须进去!不然,他和香奈一定会被抓的,再次进入那个地狱!
     “唔。”伤口因为加速行走而裂开,原本血迹斑斑的他这次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不!
     “噗通。”男孩把全部的心神放在了大门,全然没能注意路上的石块,终于,被绊倒了。
     可恶!就差一点点了!就能拯救香奈了!离开那该死的地狱!!可恶!!男孩死死的望着大门。疲惫又不甘的眼神渐渐地闭上。突然——
     “哇啊啊啊啊!”寂静的黑夜被尖锐的叫声划破。
     “什么人!?”木叶守卫吃惊道。“队长,声音似乎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守卫A指着村门口前的一片草丛说。“那我们去看一下吧。”守卫B。“如果那是陷阱呢?”守卫C。“笨!现在木叶村可是有火影千手柱间大人和宇智波斑大人的存在啊,谁那么蠢啊,在这个时间段偷袭?不怕千手柱间大人和宇智波斑大人?”守卫A。“够了!去看看,反正现在火影千手柱间大人和宇智波斑大人都在村子里。”队长向守卫们怒吼道。
     队长发话了队员哪有的反驳的道理呢,于是,守卫A在所有队友的赞同/威胁下视死如归的走向了还在发出“哇啊啊啊啊”的哭叫声的草丛。
     “啊!是两个受伤的小孩!”守卫A慌忙地扶起趴在男孩身上嚎嚎大哭的女孩,她身下是染血的男孩,看样子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如果是在战争时期,守卫A肯定不会管他们,毕竟他们很可能在未来成为敌人。但现在……    
     “快点过来帮忙啊!”守卫A向身后的队友叫到。
     “啊?啊!”反应过来的守卫们和队长赶紧该帮忙的帮忙,该报告给火影大人的报告给火影大人。可是在将男孩和女孩送到诊所时出现了一个问题——女孩死死的抓住男孩染血的手不放。女孩身上没什么伤口,但男孩身上却竟尽是伤口,整个人从远处看都成了一个血人。男孩的伤势耽误不得!
     看着倔强的抓住男孩手的女孩,即使手臂被不知什么叫手下留情的守卫B弄脱臼了也不放。最后,守卫A妥协了,“算了,就一起进去吧。出了事我负责,更何况已经有人去报告给火影大人了。”看着同男孩一起进去的女孩守卫A不由的感叹,这对兄妹感情真好。(作者有话要说:“为什么你一眼看出他俩是兄妹?明明面貌不一样啊。”守卫A:“直觉”   作者君:……这不科学!!( ° △ °|||)︴!!)
     最后随着时间的流逝,男孩终于脱离了危险。女孩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男孩。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病房里女孩沙哑的声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在这一天,女孩为自己知事以来陪伴自己的男孩在心中发誓——要,保护,哥哥!
     ===(我是夜晚到天明的分割线)===
     “唔。”躺在病房上的男孩发出微弱的呻吟。“香!香奈!?”男孩猛的做起身来,毫无焦距的眼神触碰到身边熟睡的香奈时停住了,眼神重新回复焦距。
     离开了?离开了!?离开了!真的离开了!他和香奈终于离开了那个地狱!!男孩无声的笑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太好了!
     “嗯?你醒了。”进入病房的守卫A怜悯的看向病床上的男孩,从医疗忍者的口中完整的知道了男孩的伤势几乎是充满了敬佩,从那样的伤势背着一个女孩走了不知多长的路才到达了木叶村。男孩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被守卫A脑补了不知多少悲惨事情,最后……
     “呜呜,小孩,你好可怜啊,做我干儿子和干女儿吧!我不会亏待你们的!”神脑补的守卫A。
     “唔……您好,首先谢谢你们救了我,再者我不是小孩,我的名字叫零,这是我的妹妹香奈,其次我绝对不会把我可爱的妹妹交给你这个叔叔/怪黎叔的!……”(为什么我好像听到了零叫我怪黎叔呢?——守卫A。这是你的错觉/这是您的错觉——香奈/零)“最后,非常感谢您的善意,但是我们有父母,这次来到木叶村就是为了找到他们,寻求他们的帮助。”零带着和善的笑容看向守卫A。余光时刻关注着香奈的动向。
     “啊,这样啊,真是太可惜了。对了,你父母是谁啊?竟然让这么可爱的你们千里迢迢的过来找他们!这是什么父母啊!”守卫A为零和香奈感到愤怒,“他们是谁?叔叔帮你们去打他们!”
     “额,我觉得您可能打不过……更何况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零为难的看向守卫A。
     “哼!就算我打不过,火影大人一定能打得过!火影大人温和了,这样的父母肯定会惩戒的!放心的说吧!”守卫A拍着胸脯对自村的村长非常信任。(香奈:“呵呵,他是个渣!”)
     “……我们的父母是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经过长时间的沉默零终于说出了口。
     “什么嘛,原来是火影大人和斑大………??!!!!什,什么?!!!”自信满满的守卫A瞬间变得尖叫起来。同时也有四道不同的惊呼,
     “唉?!!!”伴随着一声巨响。
     “!”无声的惊讶(还不如说已经呆住了)。
     “什么?!!”巨吼声。
     “这是怎么回事?”疑问但又充斥着震惊。(作者有话说:“猜猜谁是谁。੭ ᐕ)੭*⁾⁾用①②③④来说明这四道惊呼分别是谁的。”下一章见分晓。)

来个文案,求一回

有个文案想请教一下: 羽衣一族秘密偷去柱斑血液细胞成功,然后又经过数次培养终于成功的研究出了柱斑的儿子和女儿,为的是让他们杀死柱斑,毕竟他们是忍界之神千手柱间和忍界修罗/战场玫瑰宇智波斑血液细胞的产物。 但是被自从出生以来就有意识的宇智波零明白后,在自己六岁时趁着研究员的一次疏忽大意之下带着自己的年仅四岁的妹妹千手香奈逃离了羽衣一族。去寻求柱斑的帮助(注:此时柱斑刚建村不久)。 逃离的过程中,哥哥宇智波零觉醒了二勾玉的写轮眼和木遁,妹妹觉醒了变异的写轮眼——未来之眼(能看到人的未来,但有着对自身精神的巨大伤害,看的未来离时间线越长对精神的伤害越巨大,轻则昏厥重则使用过后直接脑死亡,需通过沉睡回复或者其他方法)。 故事从零背着用过未来之眼而沉睡的妹妹香奈到达木叶村村口开始。 怎么样?ฅ՞•ﻌ•՞ฅ(举爪)

【柱斑】缘喰上

    人物可能OOC!可能OOC!可能OOC!!重要的事重复三遍!不喜慎入!!!!把握不好斑爷的形象啊啊啊TOT
  
     缘,是什么?它是人在世界上的牵挂。有了亲情的“缘”才能体会家的温暖;有了朋友的“缘”才能体会到人之间的羁绊;有了仇的“缘”才能体会到憎恨与被憎恨的情感…………
     正因为有了“缘”才有了所谓的命运,令人无法逃避地命运。
     每个人的身上都存在着“缘”,而这些“缘”影响着他们的一生。当一条“缘”变化的线断裂之时就是这条线所连接的人的死亡之时。
     悲伤,痛苦,绝望,不舍……这些负面的情绪随着线的断裂从而迸发出来,随后消散在天地之间。
     然而,世间上存在着这样的一种生物——以这些“缘”之线断裂产生的负面情绪为食。把人的“缘”之线作为媒介,实现这个人的愿望,代价是这个人断裂的“缘”将永远也不能恢复。
     它,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缘喰。
==================
     “飞雷神斩!”足以划破空气的刀速穿过肉体,血花飞溅。
     “啊!”被砍中的人痛得大叫。
     “!!!泉奈!!!”不远处身着战甲,黑长炸,俊美的男子满脸焦急。
     ……………………
     “斑,不要再打了。你没有忘记我们小时候的梦想,让我们结盟吧!一起结束这战乱的时代!”站在斑面前的黑长直——千手柱间满目期待的看着他。
     斑皱着眉头,眼中出现了明显地动摇。是啊,结束这荒唐的时代,不再有亲人的死亡,不再提心吊胆的度过每一天,不再害怕……泉奈有一天面色苍白,没有呼吸的身体。
     “不!斑哥!咳咳,别相信咳咳……他的话!!”泉奈在斑的搀扶下艰难地站着,恶狠狠地瞪着兔子眼,刚才千手扉间的那一刀差点将他拦腰斩断!
     “泉奈……”斑面色复杂的看向怀里受伤的弟弟。沉默了片刻。
     “砰!”
     斑将手中的烟雾弹扔在地上。乘着烟雾浓重撤离了战场。在弟弟与梦想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弟弟。
     ——夜晚,宇智波族地——
     “该死!”斑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弟弟,那是他最后的亲人啊!刚才族中最好的医疗忍者说了泉奈这次伤得太重了,不好的话熬不过这个冬天。
     该死!该死!该死!
     斑在心中死死的咒骂着,不知是咒骂砍伤泉奈的千手扉间,还是咒骂自己的无能——唯一的亲人就要死在自己面前!
     “嘻嘻。”沉闷的屋子里突然响起古怪的笑声。
     “!!!谁!!”斑护住在病床上因伤太重而昏睡的泉奈。是谁?!竟然躲过族地里的重重防御和感知系的忍者?甚至连自己也没发现!?就算自己因为眼睛视力下降的关系实力不如从前但他仍是宇智波斑啊!
     “我是谁?嘻嘻,真是个好问题。我没有名字,不过,你可以叫我——缘喰。”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但这次斑仍然没能听出这个人在哪,仿佛这个人仅仅在自己的脑海里说话。
     “你想要干什么?”斑警惕着。如果是平常的话,斑一定毫不犹豫地使出火遁。但是,现在自己身在族地里,更何况伤重的泉奈在自己身边!
     “我可以帮你。”缘喰笑嘻嘻的声音再次响起。
     “哼,笑话,我宇智波斑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的帮助。”明明是疑问的句子却用陈述的语气说出,并且毫无违和感,如果有人在此地听到这句话只会感叹,真不愧是宇智波斑,只有宇智波斑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但是……
     “嘻嘻,你确实是不需要我的帮助,但是——你的 弟 弟 可是需要我的帮助,不是吗”缘喰一语点破斑现在最担心的事情。
      “你想要什么。”斑不会向任何人寻求帮助,哪怕是他的挚友——千手柱间。但是,如果是为了他的弟弟,泉奈的话…………
     “嘻嘻,很简单,我要吃掉你的‘缘’!”缘喰就像提出了一个很容易的条件的口气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缘?”斑茫然了,那是什么。
     ——————解释中(不明白的看上文)
     “斩断缘吗。”斑低下头,斜长的刘海遮住晦暗不明的双眼。
     “宇智波斑,你身上只有两条‘缘’之线,蓝色的友缘和绿色的亲缘。而你的弟弟就是你仅剩的亲缘,千手柱间是你仅剩的友缘。现在,你需要选择了。”缘喰的声音在斑耳边响起,很刚才一样的语气,然而在斑听起来十分刺耳。
     “轰!”漆黑的夜晚中,巨大的火龙照亮一切,宇智波的族人带着惶恐地眼神看向发出火龙的地方,那是宇智波斑的屋子啊!
     “嘻嘻,怒了?”仍然是一成不变的语气。
     “我宇智波斑不接受任何威胁!”在炙热的火龙之中的宇智波斑是那样的高傲。
     “嘻嘻,是吗?如果您宝贵的弟弟死了,您不会伤心吗?”令人欠扁地声音充斥在斑的耳旁。
     “泉奈不会死的!我不会让泉奈死的!”斑怒吼着。
     “嘻嘻,是吗?那让我们拭目以待吧。”说到最后声音渐渐变弱到没有。
     斑望着被火龙冲破的口子沉默了。
     宇智波泉奈,宇智波斑现存唯一的亲人,他挚爱的弟弟。柱间,宇智波斑唯一的挚友,唯一能与他并齐,有着共同理想的人。
     嘻嘻,你会怎么做呢?宇智波斑。
     黑暗中,古怪的声音响起直至消失。

【柱斑】奋命拼搏地南贺川03

     我叫南贺川,原本的名字叫白小川,来到火影世界已经有三个月了,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我无比沮丧,于是我在我心爱的柱斑面前嚎嚎大哭(连他们也不能听到我的声音(*꒦ິ⌓꒦ີ),我活着还有什么用?),然而在这种极端地情绪下我又面临了一个新的挑战。
     我的本命cp之一的千手柱间竟然当着我和他小伙伴的面,脱下裤子,拉下裤兜,拿起小**面向我?!然后…………
     ??!!!!!!
     千手柱间!住手啊啊啊!!我不是恶灵!!我也不要你的**!!给你小伙伴去看啊啊啊!!伴随着我情绪的激烈波动,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空间开始剧烈抖动,但是身为这个空间的主人(自认为)的我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我的注意力全被千手柱间所作所为拿去了。
     千手柱间!!!停下!!停下!!!啊啊啊啊啊啊!!!要尿到我身上了?!!!!啊啊啊!!!
     我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消散,透明液体向我扑面而来。
     “啪”
     最后的理智之弦和情绪之弦终于断了。
     “不要撒在我身上啊!!”我吼叫出来的同时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流了出去。
     只听“哗”的一声,我面前的柱间变成了一个落汤鸡。
     ………………(沉默xN)
     “鬼,鬼呀!!!”柱间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快吓死了,不顾身上的谜之味道,飞快地跑向斑。
     “斑,斑,我们快点离开这儿!!!”不由分说地拉着自家已经呆住了的小伙伴的手想往外跑,只听,
     “不要跑!”平静的南贺川再一次冲起巨大的水柱把柱间和斑两个人围住。
     “刷,刷”反应过来的斑挣开被柱间紧握地手,拿起地上的石子以手里剑的形式射了出去。但是可惜的是石子被水的阻力挡住了。
     “你是谁!”斑护着吓坏了的柱间(作者说:没办法,谁叫柱间怕这种东西呢)。没有查克拉使用的感觉,也没有人影的存在,但以声音的定位来说这个人绝对离他们不远,可就是不见任何人出现他们的周围。
     该死!到底是谁泄密?这个时候族里应该没有人知道自己在这里啊?难道是族里有人泄密。(作者说:斑爷,您似乎忘了柱间……  斑:我信柱间。…………对柱间谜之信任的斑……)
     “那个,你们能听到我说的话吗?”胆怯的女声从斑和柱间周围响起。
     斑皱着眉头问:“先回答我的我的问题。你是谁?为什么不出来?”柱间呢……他已经傻了……-_-||
     “啊?啊!我,我我我我叫南,南贺川!”激动地女声在四周响起。
     “南贺川?这不是地名吗?”还是说是一个有着新的血继的敌人,想要乘他们轻敌偷袭他们。脑洞大开的斑(南贺川:“我从来没有这种想法!!!!”)。
     “不不不,不是的!我的意思是围着你们的这些水就是我。”急着解释的南贺川完全没有意识到流出身体的东西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而在斑和柱间的眼里,随着声音的响起,围着他们的这些水仿佛有意识一样缓缓聚集在一起,一个有水组成的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比泉奈还小)。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南贺川害怕得快哭了,如果柱斑就这样离她而去的话,她真的还不如直接去死算了(⋟﹏⋞)。

【柱斑】奋命拼搏地南贺川02

     我叫白小川,哦,不,现在应该被叫做南贺川了。说真的当我知道我现在处于和柱斑同一时期时,我十分开心,毕竟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柱斑这对cp有个好的结局。但此时我的心情确是十分纠结。
     “柱间!我都说了,不要站在我的背后!!”正要将下一个石子砸向我的斑,下一刻猛地向背后咆哮。
     “哈哈,斑的后背真敏感呐。”柱间笑着的同时敏捷地躲开斑扔向他的石子。
     我看着眼前的柱斑。嘲笑斑的柱间,愤怒并开启嘲讽的斑,消沉的柱间,慌张的斑……我多年来的梦想就在眼前实现了,啊~真好啊…………个头!!!
     我带着悲愤地眼神看着穿过斑的手,那是我的手啊!!!听不到,看不见,连碰都碰不到!我#&%#&#%(此处省略骂人话)
     呜啊啊啊啊啊。我在一个人的空间中嚎嚎大哭,柱斑啊,我的柱斑啊!!!我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啊!!既然无法去改变那我为何要出现在这里啊!!!
     充满悲伤和愤怒的哭声充斥在南贺川。随着时间的流逝,普通人看不见的波纹在空气中出现,一圈一圈的。
     “唔,柱间,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本来正和柱间争着打水漂一事的斑莫名的感到一阵恶寒。
     “嗯?什么啊?我什么也没感觉得到啊?哈哈,我知道了,一定是斑你知道你打水漂不如我就故意扯开话题。嗯,就是这样。”说完还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外表天然呆,其实是天然黑的柱间用我知道了的眼神看向斑。
     “!!谁说的!!我打水漂的本领好着呢!之前只是没发挥好而已!!”被柱间的举动刺激到了的斑抛开刚才一瞬间的感到恶寒毫不犹豫地反驳。(作者君:斑斑傲娇了( ̄y▽ ̄)~*捂嘴偷笑,果然还是柱帝对斑爷更重要)
     两个男孩在名为南贺川的河边较量着,河水波光凌凌,清澈无比,但总有种无比诡异的感觉,让人无法不在意。渐渐地,相互较量的斑和柱间停了下来。
     “呐,斑,你有没有感觉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啊?”柱间面色凝重的看向四周。
     “哼,我早就更你说了,这里有种怪异的感觉。”嘴上虽然在反驳柱间但已经警惕的封锁柱间的死角的斑。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诡异的气息越来越重,男孩们死死的封锁好对方的死角,汗水布满他们的额头,手心也满是沾黏的汗水。
     “呜呜呜呜”哭声渐渐在他们的旁边响起,从哭声可以知道声音的来源绝对离他们不超过五米,但是奇怪的是离他们半径五米的地方只有鹅暖石和南贺川的河水,那么这声音到底是谁发出的?
     “咕噜……斑……我们是不是遇见鬼了?”吞了一口自己的口水,原本面色十分凝重的柱间此刻面色如土,全身发抖。
     天呐!他最怕的就是鬼怪啊!!
     “别,别瞎说!这世界上怎,怎么可能有,有那种东西的存在!况,况且现在可,可是白天!”这样说着的斑望着明明是白天却处处透露出诡异的气息毫无底气。
      “啊!”在这种心惊胆战的情况下柱间突然大叫起来。
     “!!怎,怎么了?”一瞬间以为自家小伙伴受到伤害的斑担心的看向柱间。
     “我想起来了,有种办法可以驱散恶灵。”说完,柱间解开自己的腰带。
     “……柱间!你在干什么!?”被柱间下了一跳的斑目瞪口呆地看着柱间解开腰带,脱下裤子,拉下裤,裤兜!?
     “嘻嘻,斑,放心,童子尿绝对可以驱散恶灵!阿婆就是这样说的!”柱间笑嘻嘻的看着呆懈的斑如此说到。
     于是,斑眼睁睁的看着柱间将身子面向河流,然后…………撒*…………
     但是,只见原本静静流淌的河流猛的掀起巨大的水柱,把柱间撒的**混合着河水扑向柱间,与此同时响起了一道声音
     “不要撒在我身上啊啊啊!!”

【柱斑】奋命拼搏地南贺川01

    我叫白小川,是一名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女高中生。每天就是起床,上学,学习,放学,睡觉,还有为高考努力做准备。
     什么?你问我有什么不普通的?
     嗯……唯一不普通的大概就是我是一名腐女。每天YY着自己喜欢的cp。说到喜欢的cp我最喜欢的非“柱斑”莫属——宇智波斑x千手柱间。但是最令我遗憾以及悲哀的事是——“柱斑”这对cp在原著中的剧情。对普通人来说,只是千手和宇智波双方少族长之间的友谊破裂。然而在资深的腐女比如我——白小川的眼里却是——柱斑的相爱相杀!对此,我一直在怨念,为什么这么好的cp却被整成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此处省略xN)
     为此,自从我开始迷上柱斑开始,每时每分每秒我都在不停地怨念。怨气冲天啊。
     我当时在想,也许这种怨气只有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才能消吧。
     …………然后,我真的离开了…………
     那天,我带着满身地怨气,手提着刚买的柱斑同人版小说如同幽灵一般“飘”在大街上,然后“飘”进一个小巷里,然后…………没有然后了……
     问为什么?很简单啊,因为我穿!了!还穿到了我怨念不止的火影世界的战国时期!!!又问为什么,这更简单了,如果你能你看到自己身处森林,看到时不时有从你身旁经过的人脚一点地,就能“飞”出几丈,并且有些人的身上有着团扇的标志,说的话是日语(不枉我花了几千块钱的日语培训班),里面还有着“千手”“宇智波”。日语,“飞”出几丈,团扇,森林,千手,宇智波……还不懂的话,那么看过火影的人可以去一边了。
     最令我奇怪的是这些人从我身边经过时完全没有没有意识到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就好像我不存在似的。无论我怎么发出声音,说什么话,他们就是没反应。一瞬间,我感到深深的恐惧:这世界上没有人能看到我,我是一个人!我永远是孤独的!
     不要!不要!我不要!一个人什么的太可怕了!泪水从眼眶中涌出。
     呜呜呜呜呜呜呜
     “噗通,噗通,噗通”奇怪的声音打断我的悲伤。只看见有两个穿着奇怪的衣服的男孩出现在我的面前。
     “打水漂是这样的。”说完,蘑菇头的男孩又拿起一块鹅暖石扔向了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石头就打在我的身上。
     “噗通,噗通,噗通”奇怪的声音又响起了。这回我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声音是从我体内发出的!!
     “啰嗦!我是故意打不过去的!”还没从奇怪的声音为什么从我身体里发出的疑问又被短炸头的男孩这相似的话语惊住了。同时蘑菇头的男孩在听到这句话时笑了,“真的?”
     两个男孩,蘑菇头,短炸头,打石漂…………再不知道这两个男孩是谁,我就去死!!!他们是我最最最爱的cp啊!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
     唉?等等,话说,河呢?柱斑第一次见面时就是在南贺川,而且最显眼的就是那条河!但是……我转动自己的脑袋,左看看,右看看,河呢!?不见了?这怎么可能!?况且柱斑他们现在还在打水漂呢!没河怎么打?
     “噗通,噗通,噗通”又有一颗石子打在我的身上,与此同时,奇怪的声音又响起了。
      …………等等,石子打在我的身上,发出奇怪的声音,我没有看到河,但柱斑看到了,并且还在一起打石漂…………(省略无数的沉默)
     OMG,我就是那条河!?见证柱斑历史的河!?我竟然穿成河了!?